在每个人的成长岁月中,每当我们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都会有一些难   以忘怀的人,难以忘怀的事。每当我们再次回忆起时,都如同品味被岁月浸  &nbs

“给我,给我,放开我!”汤水撒了一地,散落满地的玻璃渣伴随摔坏的桌子躺在地板上,一个瘦骨嶙峋、几乎快要散架的中年男子脸庞凹陷,眼里布满阴狠和渴望。男人抓狂地喊叫着,几近溃烂的双爪死死的抓住一个脸上挂满泪痕女人的手臂,入眼...

       换上当地的服装泛舟湖上,白洋淀潋滟的水光让我流连,脚下的小船稳稳当当,划开波浪,带我欣赏淀水的风采。       恍惚间,绿苇摇曳,荷花吐艳,如诗如画,仿佛

       王小连这个名字经常被不认识的人听成一个娇弱的姑娘名,但实际上,他却是一个强壮的男子。他家里穷,从小没了娘。他爹没读过书,但是很爱小连的母亲。给他取了这个名字,也是因为小连爹想着能让小连和他娘永远连

       “别发呆了,老师叫你赶紧去办公室。”后面伸出一只手,猛地拍在方正的肩上。        方正鼓起勇气走出教室,极力把目光避开所有人,把头埋得很低,只是死死盯

       陈佬是村里数一数二的手艺人,即是石匠,也是木匠。不仅如此,更绝的是陈佬还有一个厉害的手艺,能用甘蔗皮编东西,编出来的小玩意结实耐用。这一手独一无二的手艺,有人说是陈佬自己悟出来的,有人说是陈佬从其

    清晨的日光透过云层,伴随着动听的鸟语,径直射入家窗。屋檐下的五敛子树苍劲挺拔,繁密的枝叶藉着风起而飘逸有致。昨日接受夏雨惊雷洗礼后的世界,在今日便以高歌的形式再次呈现。    橙子从

       他缓缓睁开了双眼,沉重地吐了一口气,静静地躺在那荒芜灰朦、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望着幽静的天空……       我漫无目的地寻找着,我渴求能多救几名伤病员,尽管

       风,残忍地刮着;雨,无情地下着。孤寂的街道上,我从垃圾桶里扒拉出一个小西红柿,虽然它已经烂了,但是依然可以饱腹。我把不能吃的地方用爪子拔开,今天的晚饭总算是有了着落。   &n

       九月二十日的凌晨一点,飘舞的枫叶已经静悄悄的入眠,而我却被身旁刺耳的电话声唤醒。接过电话,是一位朋友拜托我润色一篇文稿,早上九点就要用。她本人已连夜写了几篇初稿,怎奈每篇多是白文!这么晚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