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很喜欢养鱼,所以从我记事开始,家里就有一个大大的长方鱼缸,规规矩矩地摆放在客厅。里面错落着数十缕水草,缸底分布着一层薄薄的泥沙。似弹珠大的石子儿散落其中,水定时更换,鱼缸也定时清洗。只不过清洗效果会因为父亲的心情而摆动;水也时而清澈,时而浑浊。
       鱼缸里的布置,或简洁素雅,或富丽华贵,随着主角变化而变,亦随心情变。
       鱼缸里的主角有时是黑色的,有时是红色的,有时是灰色的.......有时是成双结对,有时是三五成群。
       我总是不解地询问父亲为何养这些不能吃也卖不了钱的小玩意,父亲却每每会心一笑:你现在还不懂,长大了自然会明白的。人生在世并不只是实用主义,生活还要懂得情调和快乐。
       那是父亲给我上的第一堂课,可是我一直都不太懂。虽然在父亲的潜移默化下对鱼有所认识,却一直嫌麻烦,不喜养鱼。
       有一天下午感冒发烧,自己一人在家,落下了许多工作。心里不免有些焦虑,可身体的虚弱却又使我无能为力。所幸,便就此作罢。只有看看父亲的鱼儿,来打发下无聊的时光。
       望着鱼缸内的三三两两成群结队的鱼,脑中突然浮出一句:“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它们在鱼缸中“俶尔远逝,往来翕忽”,好不快活!看着看着,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句不知在哪看到的话:“鱼的记忆只有7秒”。我想,或许这就是它们如此快乐的原因吧!
       渐渐地我入了迷,心情逐渐平静下来,尝试着去忘却,忘却工作的烦恼,忘却身体的病痛,仿佛我也是其中的一员,能够体会到它们的快乐。那天,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现在,我似乎理解了父亲的那句话,生活不止要有实用主义,更要有水仙花的情操。

文:玄恒

原创!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