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佬是村里数一数二的手艺人,即是石匠,也是木匠。不仅如此,更绝的是陈佬还有一个厉害的手艺,能用甘蔗皮编东西,编出来的小玩意结实耐用。这一手独一无二的手艺,有人说是陈佬自己悟出来的,有人说是陈佬从其他地方学到的。
       陈佬亲生儿子守心参军至今未归,发妻病重而亡。陈佬也一直没有再娶,但是他的手艺总不能没有人来传承。就在陈佬她老伴的忌日那天,他照例出门,去拜了拜村口的大榕树,心想着要收一个徒弟。
       就在陈佬经过一块甘蔗地的时候,他隐隐约约听见了小孩子的哭声,扒开甘蔗丛一看,可不是个小娃娃,于是就把娃娃抱了回去。
       陈佬给这个孩子取名为陈守艺,希望他能守住自己的手艺。由于自己孤单一人,只能用米糊、豆腐靡、甘蔗汁、山泉水把孩子喂养大了。守艺天生一双巧手,紫色的甘蔗皮在他手中可以变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并且这些蔗皮编,既美观,又实用。
       爷俩的生活,在当时动乱的日子还算凑合,然而并没有持续多久,张弘范叛变,元军一路南下,宋军节节败退。皇帝被抓走,张世杰、陆秀夫等人就又立了一个新皇帝赵昺。
       一天又一天,守艺越来越心神不宁,总是喜欢呆在大榕树下,一个人编筐子,编篮子,一编就是一整天。家里堆的东西越来越多,那些编好的篮子,都装上了晒干的米皮,筐子里都装上了粮食,与这些东西相对的是守艺的话也越来越少。
       陈佬心疼儿子吃得一天比一天少,终于还是主动开口问他不说话的原因,守艺当时也小,不会绕弯子,一被问起来,直接就说自己想要参军报国。怕自己走后陈佬一个人饿肚子,就只能用这种方法,给陈佬留些口粮。而且自己多做一些蔗皮编,以后要是还有人想学,陈佬教起来也不麻烦。
       日子一直到了守艺十五岁的生日,陈佬做了长寿面,代替一直以来吃的大米饭。陈佬很高兴,自己养出来的儿子,一个一个都是好汉,他鼓励守艺上战场,不用担心自己。
       山河破碎风飘絮,覆巢之下无完卵。守艺吃完了十五岁的面,陈佬就带着守艺去了拜了村头的老榕树。谁知在守艺拜完大榕树后,就立即跪倒在陈佬面前,看着跪在眼前的守艺,陈佬虽然默不作声但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强忍着泪水扶起了守艺,目送着身上只带有一壶井水,一点干粮的守艺从军。
       没两天,元军就开始了对这个南方一些小城的攻打,在此驻守的守艺他们拼死抵抗几个月,最终还是失败。守艺随着几个残兵,历尽千辛万苦,找到了皇帝赵昺仅存的军队。
       此时的宋帝赵昺还是个小孩子,养有一只白鹇,一见到他就喊:吾皇万岁,赵昺十分喜欢它,尤其是宋军退到崖山之时,全军上下皆是一片希望和绝望的交织缠绕。这样的日子里,只有这只小鸟能带给这名懵懂的孩子一丝欢乐。可是战况还是越来越差,不光张世杰和陆秀夫两名大员愁眉不展,连那只白鹇都泪眼汪汪的,见了赵昺也不再喊万岁。
       一天晚上,白鹇的笼钩忽然断开,笼子掉在地上,裂开,白鹇也掉到地上。白鹇没有了笼子,可当时的情况,没有士兵去给白鹇做一个新笼子,因为他们很久没靠近陆地,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还能去哪。
       守艺虽然有一手蔗皮编的手艺,但此时身在海上,也没有地方去找原料,只能心里想着做出一个精巧的蔗皮笼子献给赵昺。
       这天就在守艺换班时,看见白鹇被搁进了一个小巧的蔗皮笼子里。守艺走进一看这鸟笼上蔗皮编织的劲道手法,不仅潸然泪下,虽然他无法与父亲见面,但是他可以确定自己所牵挂的父亲没有死,还活着。
       虽然有了新的鸟笼,但新鸟笼里的白鹇不会再喊吾皇万岁,只会眼泪汪汪地喊:还能去哪。此时的小皇帝他知道,也许这鸟笼不仅意味着对白鹇的保护,更意味着对它的囚禁,小皇帝也日渐消沉,忧虑。张世杰和陆秀夫不明白小皇帝是怎么了,也没有时间去多想,因为张弘范发起了总攻。虽然有守艺他们这些士兵宁死不屈的顽强抵抗,但自古双拳头难敌四脚,寡不敌众的他们最终还是抵挡不住张弘范的攻势,大臣陆秀夫背着小皇帝投海而亡。
       而那只白鹇鸟,在小皇帝投海之时,就在笼子里乱扑乱叫,最终没能挣脱了笼钩,掉入一片茫茫的大海中。百姓听闻皇帝投海而亡这件事,泯灭了最后的希望,一时间哭声震天。不过数日,南宋十万军民,尽皆流亡天涯。
       南宋虽然灭亡,但好在蔗皮编由于有守艺当初的精心准备并未彻底失传,而未失传的蔗皮编,今天也有了一个雅号,节义编。
(本稿已被在广西搞新农村建设的李哥征用,版权归其所有。经得他本人同意,本公众号将为其代笔的,关于大榕树的小说故事推出,本次推出  守心、守艺  供大家阅读欣赏。在此,感谢李哥对我本人的认可与信赖,也欢迎大家到广西特色乡村旅游。)
 文/玄恒 
 排版/鱼豆腐 

 图/来源于网络 

微小说|守心,守艺(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