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幸为梦,仍可变(图1)

       “别发呆了,老师叫你赶紧去办公室。”后面伸出一只手,猛地拍在方正的肩上。 方正鼓起勇气走出教室,极力把目光避开所有人,把头埋得很低,只是死死盯着地板。他心里慌得不行,仿佛有一种一去不复返的感觉,本来短短一分钟的路程,他却硬生生地走了五分钟。

        逃无可逃的方正,拖着沉重的双脚,走到了办公室门口,却不敢进去。班主任办公室,绝对是个神奇的地方,好学生的天堂,坏学生的地狱,显然,方正是后者。

       站在办公室的门口,方正感觉到一股逼人的寒气扑面而来,刺入他的身体,这种注入心灵寒冷的滋味可真是不好受。脑海中再次响起老高那句“我跟你说,下课直接去我办公室!” 方正心里仍在纠结,到底进不进呢?还是晚一点再进去,可是快要上课了,就没有时间了,还是现在就进去吧!
       他敲响那扇和他此时心情一般沉重的门,颤颤巍巍地喊出报告两字。老高看他走过来,冷冷地问道:“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吗?”方正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声若蚊蝇地说:“我不该在数学课上玩手机,不仅自己不好好学习,还影响了周围的同学学习。”这套说词他早就熟记于心。

       “我已经打电话给你妈了,你回家反思几天吧。”老高看着方正,无奈地说。

       回到家里,妈妈什么也没说,就像平常一样。吃过饭以后,方正就去睡觉了。

       “哎,别睡了,醒醒,该上路了。”方正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白胡子老头。“啊啊啊啊,你,你是谁啊,你怎么在我家,欸!我这是在哪?”方正看了看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并不是自己家。“走吧,臭小子,我带你看看你的这一生。”说完,方正就跟着白胡子老头飘走了。

微小说|幸为梦,仍可变(图2)

       “过来,你看”方正看着眼前的女人用尽全身力气,身下的被单都已抓破,指甲都嵌进了肉里,留下一道道血痕,满头大汗,拼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终于生下了一个男孩,却也累得脸色煞白,昏了过去。“臭小子,你仔细看看这是谁!”白胡子老头气哼哼地说,“不会吧,我妈没告诉我这些啊。”方正反问,“与你说了又有何用?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跟我来,你妈妈为了让你上学都把积蓄砸进去完了,你可倒好,你在学校除了学习样样都行。”“怎么会?”方正惊呼,妈妈说当时就花了一点钱,她说我亲戚···“放屁!”白胡子老头气的脸通红,“那是你妈为了安慰你,你个混小子,学习不行,人情世故也不懂,离了你妈,你可饿死吧你。”说着,白胡子老头径自向前飘,方正连忙跟上。
       “来来来,你再来看,你看看你那帮狐朋狗友,你被处分回家了,你看看他们都在干嘛。”方正向前探头一看,原先在学校和自己一起上课睡觉打游戏的那帮所谓的朋友,正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方正那家伙就是活该”,“就是,就是,也不看看自己那怂样”,“你们,你们怎么能这么说我!”方正吼道,张牙舞爪地挥散了眼前的景象,红着眼睛不做声。“看到了吧, 没事儿啊,多看书,去了解了解管鲍之交,八拜之交,你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友谊了。”

微小说|幸为梦,仍可变(图3)

       “小伙子,你看看,这又是谁?”方正一撇,脸顿时红得不行。这真的是我吗?上了一个三流大学,每天不是熬夜打游戏就是上课睡觉,这个眼窝深陷,蓬头垢面,精神萎靡的人,真的是我吗?他深深的低下了头。

       “唉,我说你,怎么整天都低着头呢?上课打游戏低头,现在也低头。你看看你自己,就不说你平时了,逢年过节的时候,你也低着头打游戏,吃饭也在低头看手机。唉,现在的年轻人啊”“我”方正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蔫蔫的低着头。
       “对了,快看看我毕业后的生活吧,我的生活应该过的不错吧?”方正的声音渐渐变得没有底气。
       “呵!还是我直接跟你说说吧,免得打击你盲目的自信心。”“哦~”“你毕业以后啊,由于在校没有学到什么知识,找工作四处碰壁,无奈之下,去了一家小公司,从基层做起,可你呢?不求上进。好不容易结了婚,过了两年安生日子。可后来,你又开始酗酒,你妻子忍无可忍,跟你离了婚。以后就不用我说了吧?还是每天混日子啊。”方正终于不再低着头了,他想:原来我这一生竟然是这样的,不甘心,不甘心。

微小说|幸为梦,仍可变(图4)

       “这人的最后一站就是死亡,死并不可怕,就怕碌碌无为啊,就怕晚年孤苦伶仃无人为伴啊,你再来看,这个白发苍苍,独自坐在一间出租屋里的人,是你吧?”看到这,方正后悔极了,他想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绝不会这样……

       “方正,方正,快醒醒,吃完饭了,你这孩子,一点也不让人省心,睡了那么久,叫都叫不醒,快起来收拾收拾吃饭了。”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方正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见妈妈在叫自己。
       原来,竟是一场梦。他对妈妈笑了笑,暗暗地在心中发了个誓……
       END
文/玄恒
原创!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