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连这个名字经常被不认识的人听成一个娇弱的姑娘名,但实际上,他却是一个强壮的男子。他家里穷,从小没了娘。他爹没读过书,但是很爱小连的母亲。给他取了这个名字,也是因为小连爹想着能让小连和他娘永远连在一起。爹怕让小连受委屈,也一直没有再娶。好在爷俩都是力气多、勤劳的人。日子在早些年的时候还能应付的过来。
       话说,他们爷俩生活的塘尾岭可是个好地方,有着大片甘蔗地的同时,更有着数不过来的甜泉水井。而且这井里面的水和别的井水不同,它一年四季不会干涸,还能时不时的往上涌,你说神奇不神奇。
       小连的爹不仅是地里干活一把好手,还能酿出一碗好浆。这浆是一种由米浆发酵而成的一种微微带一点酸味的饮品。想象一下,炎炎烈日下,你我干着农活,挥洒着汗水,口干舌燥、力不从心时能有一口有些酸酸的,回味又十分甘甜的浆水入口,满足自己的味蕾,那将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因为有这门好手艺,爷俩也能用浆水挣钱。一个做浆,一个卖浆,不知不觉也攒下了一些钱来。    
       一转眼,小连长大了,照着村里习俗,也该娶媳妇了。和小连议亲的是邻居家的姑娘,也是小连的堂妹。两人从小青梅竹马,感情十分好。从小到大,每一次小连爹浆水酿造好后,小连总是把第一碗给阿爹,第二碗跑去给堂妹。两家人都知道两人的心思,且又知根知底,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说得过去。因此,订婚完成的十分顺利。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他们准备结婚的前些日子,村里下了一场大雨,大雨不可怕,可怕是是下将近半月。水多加上村里排水渠道年久未修,排水不畅,致使稻苗淹死,房屋坍塌,好多村民的财产都被冲走。不过好在,村民们大多懂水,并没有死伤多少。但不巧的是堂妹却在这一场洪灾中失踪了。
       经过这样大的天灾,不少村民要离开这里,但是小连爹舍不得离开,因为小连母亲的坟墓还在这,小连更不舍得离开,因为要找堂妹。
       过了些许日子,洪水退去。爷俩和一些村民一起留在了塘尾岭,爷俩什么都没了,只能把土地卖给地主,成了佃农,给地主家里做工。
       好在地主也并非刻薄之人,加上小连一家办事可靠,交租也十分及时,小连得到了地主的器重。懂得感恩的小连,在闲暇时候会做一些浆给地主家饮用,在地主知道了小连一家做浆水的手艺后,大喜,免费提供了场地和原料,供他们爷俩使用,并告诉他们可以把这门手艺做下去,他来提供资金。
       一天农闲的时候,小连上城去卖浆水,却看见有人在当街发卖奴隶。鬼使神差的小连就挤开人群跟上去看了一眼,心里一惊,竟然看到了失踪已久的堂妹。两眼交闪,堂妹显然也认出了小连,但是也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哆嗦着把头别过去,显然是已经被人贩子打怕了。
       小连也算是经常跟地主一起做事,眼睛看的远,脑子聪明,知道这些人贩子的手段。不露声色的立即把当天买浆水所得的钱以及地主交代他上城买东西的钱全部给了人贩子。小连两手空空的带堂妹回了地主家。
       原来,堂妹被冲走时运气好,趴在一片木板上,勉强捡回一条性命。可谁知,才出虎穴,又入狼巢。自己被人贩子捉了去,又打又骂的调教了一年,才达到能被卖出去的标准。
       小连回了地主家里,免不了要好好的对地主解释一下。地主虽然理解,却也不能助长这种随意花主人家的钱的风气,最后让小连赔偿双倍的钱。为了还钱,小连把堂妹安置好,就一头扎进作坊里,没日没夜的做浆水,他不仅要还清地主的钱,也要给堂妹更安稳的生活。
       有一天,小连做浆水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没控制好火候,浆水变成了洁白的,像鱼肚一样的东西。浆水是没办法卖了,但小连也不想浪费做浆水的米,而且这鱼肚一样的东西闻起来有阵阵米香,十分诱人。
       小连就先尝了一下,口感比以前吃过的任何东西都更好。想着赶紧给地主家送去尝尝,但是想了想,还是先把这些鱼肚小心的收集起来,拿到家里,给父亲和堂妹尝把!谁知,两人吃了后都是赞不绝口,又给其他佃农尝,也都说好吃。
       小连这才敢给地主去尝。地主吃了,还不尽兴,又接连吃了几碗,最后直接大手一挥,让小连在自己家旁的井边开一家小作坊,安心的去做这样的鱼肚。这个所谓的鱼肚也就成了我们今天吃的米皮。

       而今那个小作坊已经没有了,但还有一口历尽风霜的井,还静静地蹲在那里,听众人讲着曾经的故事。

       (本稿已被在广西搞新农村建设的李哥征用,版权归其所有。经得他本人同意,本公众号将为其代笔的,关于井的小说故事一一推出,本次推出  米粉井  供大家阅读欣赏。在此,感谢李哥对我本人的认可与信赖,也欢迎大家到广西特色乡村旅游。)

       文:玄恒

       原创!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