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嵌华裳      

      换上当地的服装泛舟湖上,白洋淀潋滟的水光让我流连,脚下的小船稳稳当当,划开波浪,带我欣赏淀水的风采。
       恍惚间,绿苇摇曳,荷花吐艳,如诗如画,仿佛身处梦中,使人不禁陶醉。似乎有一阵喧哗的仪仗之声打断了此刻的宁静。

       待我再一看,似乎看到了一个在《还珠格格》中出现过的场景,仔细探究后发现是乾隆皇帝带亲兵卫队来白洋淀水上游猎。         “尔等何人?胆敢在此泛舟,来人!抓住她,细细审问。”

       未等我细思,一个威武的将军拔出了佩剑,指向我所处的小舟,剑光流转,满是压迫。

       也许是我身旁并未被惊飞的鸥鹭引起了乾隆皇帝的注意,载着那个伟岸身影的船只缓缓向我驶来。待离得近了,他便开口道:       “姑娘衣着华丽,与众不同,不若上舫与朕小酌一二?”
       衣着华丽?我不自觉地低头看看身上的服饰,才想起自己穿的是轻盈的薄纱锦衣,这衣服与大清的服饰自是不同。
       周围全是官兵,我只能依他所言上了那华丽的船舫,只默默恳求对方不会刁难于我。
       见我拘谨,他倒是爽朗一笑:“姑娘不必害怕,朕向来惜才。姑娘既能做这般空灵的衣物,必是个剔透之人,再者说,朕的鸥鹭都喜欢的姑娘,必有过人之处。”
       “陛下谬赞,小女不过是个乡野村姑,不知那鸥鹭是陛下所养,唐突了陛下。”我见他似乎不是想处置我,便用半吊子的文言水平与之交流。
       他品着茶,视线却停留在我那席轻纱上,带着点好奇,又带着审视,好半天,他才开口:“姑娘的衣服写尽这淀水风采,又不被此盛景掩盖自身灵气,当真怪哉!。”
       “陛下以江山为料,文治为线,武功为针,绣得山河锦绣,花开满城。自然滋养了世间灵气,小女不过是借陛下的福泽,绣这轻纱,为陛下守护一方淀水。”
       “哈哈哈哈哈,好,说的好!此行得遇此知音,倒也不失为次畅游,陪朕品茶论道吧!”
       ……
       一晃神的功夫,我又回到了窄舟之间,一个人划桨前行,鼻翼间只余草清香,那还有什么茶茗杯盏。
       想来,是梦醒了。
       看着身上独具白洋淀文化意蕴的服饰,我想我似乎知道了隐藏在它身上的古老故事。
       白洋淀的特色服饰,选料讲究,工艺精细,就我所穿衣物来看,藕粉色的轻纱晕染成清雅的素裳,其上少许荷叶芙蓉,却自有一股“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灵气,娇而不腻,媚而不俗。淡黄色的罩衫,似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浅浅一笑,男子见此便遽然失了魂魄。
       但最另人难忘的却是衣角上的菱角花,这样的法子,怎得想来的。这菱角花的清香,可不是宝钗一贯欣赏的么,不然怎会拿它当做香菱的名字。
       菱角花的皎洁,仿若能迷倒千世浮华,远远望去总能闻到散发着淡淡清然的花香。
       闻着菱角花的花香,看着荷花的不蔓不枝,我不禁感叹,这一件衣服里,竟也有如此多的诗意盎然。

     文:玄恒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