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陌生人给的糖最甜        

       导读:生而不养,养而不育,是父母的错?还是谁的错?因为自己的私欲,让孩子应该活在父母视线中的时候,远离了生身父母,在很小的时候便接受来自陌生人给予的温暖和甜蜜,这是为人父母的过失,也是孩子一生的悲哀。
       有时面对这个因人而异,千差万别的问题,我们是无法下达一个准确的定论,我也只能祝愿每一个降临世间的孩子,都能得到最好的照顾。
     (一)
       不一样的18岁

       18岁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永不复刻的青春回忆,它弥足珍贵。身为院长,在为静静举办成人礼时,问及她有什么愿望。她平静地如一潭死水,淡淡地问了一句:“我想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有些话再说就已经不能算是安慰了。我只能用那双已如枯树般粗糙的手轻轻地抚摸一下她的头。
       她的话猛然间把我的思绪回到了十八年前,那时的自己刚过四十,从教以来从未曾缺过一堂课,哪怕是自己的孩子需要自己陪伴时,自己也总是以“我还有课”、“我还要改作业”等推脱掉。
       多年的付出,让“优秀教师”、“先进班级”等学校的一切荣誉称号几乎自己全部囊括。然而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事业上拥有令人羡幕成就的同时,家里却是一片狼藉。
       丈夫忍受不了我的这种生活,选择了离婚。而离婚后,跟着我的女儿,在长期处于无人陪伴的状态下开始早恋、失恋,继而得了抑郁症,在寒冬的一个夜晚跳到了冷冰的河里……
       看到女儿冰冷的身躯,分离多年的丈夫彻底爆发,自责、悔恨的同时忍不住对我大打出手,这也是女儿爸爸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对我这么粗鲁。
       眼泪中的自责、痛心、愧疚,折磨得我夙夜难寐……
     (二)
       我的那些年,那些事

       在一片指责声中,我痛定思痛,辞掉了工作,来到了山区。
       因为我知道这里有太多太多被父母抛弃,渴望得到关爱的孩子……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光里,我利用自己的积蓄和在社会上的募捐建立了眼前这所“我爱笑”儿童福利院。
       建成当天,第一位孤儿就是眼前这个女孩,静静。就这样,“我爱笑”儿童福利院养育了静静整整十八年。
       静静长大了,想要知道一些消息这理所应当。可是,静静的父母到底是谁?到底生活的怎么样?其实我也不知道,她只是被放在了福利院门口。
       静静算是孤儿院的大姐姐,经常帮着我做一些杂活,给小弟弟、小妹妹洗衣服、做饭,带着弟弟妹妹玩、学习。我年纪大了,院内的一些重活脏活,其实几乎都是静静一个人全包了……
       15岁那年,静静偶然间向我提出想出去读书的想法,可我没有多出来的费用可供她开销……静静的心愿无奈搁浅。
       这么多年来,我虽没能力供她外出读书,但我教她识字、阅读、书写,想着就是让静静体面的走出大山。确实也曾想过让她去打工,但我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打工就是贫穷的无底洞,是最无奈的选择,是一个恶性的死循环。唯有上学,是走出大山的希望。
       就在生日的前一天,静静看到了一辆来自县城里的车,从车里出来一个年纪和她相仿的漂亮少女,穿着一件洁白的连衣裙,拿着书本和她的父母在旁边有说有笑。打败一个人,从来不是最困难的时候,而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生瞬间,静静就这样看着看着,流下了眼泪……
       一眨眼又三年过去了,风景没有改变,而当年还在自己面前为了一块烤红薯而争吵打架的孩子们,大多已经18岁,陆续出去打工。
       等过完生日,静静收拾完自己背包出了门。我不能阻止她开始新的生活,便在她背包了塞下了她曾经最爱吃的糖和仅有的300块钱。
       (三)
       静静心中仅有的甜

       日月流转,又过了两年,一天晚上我接到了静静的电话。她如愿以偿来到了自己憧憬的大山外面,考上了一所大学,告别了山区……她说自己也已经找到了自己苦寻的答案。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哭泣中给我讲述了一个人的故事,她的一个室友——英子。
       那时静静刚刚来到大学,自力更生的她在一个酒店做前台。不知为何,她总是能见到很多和她一样的同龄人在周末来酒店开房,这些人中不乏有她的室友英子……
       由于在大山里待得久了,所以她一开始是无法接受这种事情,不过慢慢的见怪不怪了。不过不久前发生了一件事情,让她感觉就像是一个恶梦……
       室友英子瞒着她的父母和男友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在之后的接触中静静知道英子准备生孩子……
       但英子始终对“生孩子”这种明明很重大的事情却一直心不在焉。一年之内堕了三次胎,这次是她第四次怀孕。医生说实在是不能再流掉了,她才愿意将孩子生下来。可是,英子却常常戏谑的说:“这小东西,生出来又能怎么样,我又养不了。”
       之后英子便找了一个理由休学,瞒着家里把孩子生了。在一行人的陪同下直接把孩子送到了当地的孤儿院……
       静静说,在去当地孤儿院的时候,一位大龄妇女,看到英子手上抱的孩子,却如同心理变态般想要抢走孩子说:“小孩子真可爱,问英子是否可以将孩子给自己,价钱什么的好商量。”
       可英子什么也没说……
       静静本以为失去孩子的英子会难过,但是她依旧如此,而静静却一直辗转难眠。静静说,她不明白为什么英子会那么残忍,如果真的没有打算负这个责任,又为什么要把孩子生下来?看着自己身边的同学,拿着父母血汗钱的他们任性、自私、关系混乱,脑海中的一幕幕让她心里直打哆嗦……
       “原来孩子在他们的眼里不过是玩具……”
       说着说着,她的哭声已经掩盖了所要表达的心声,这种感觉我也许能体会。
       她的见闻,她的哭泣,让我的心都碎了。在挂电话之前,她说毕业后会回来帮我,另外嘱托我最近要去取她给孤儿院邮寄的糖果,因为糖果是她心中仅有的甜。

       愿他们能吃到这块糖
       我想,在我们没有为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做好充分准备时,请不要将他诞生,因为我们既没有做到父母的应尽的责任,又没有具备作为父母的良知。毕竟我就是一个作为父母的失败者,生而为人,谁TM压力不大。

       孩子小时候总会被我们教育说“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可是,在这世上真有些孩子会觉得“陌生人给的糖最甜……”,也许并不是因为陌生人给的糖甜,而是他们一直没能吃到父母的那块糖。

原创:玄恒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