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有殊缘,与君话今生

也许,是前世的惊鸿一瞥吧。

君作梵音,我为青莲,冥冥中牵出来世羁绊,

把前后五百余年的时光悄悄地惊艳。

音色靡靡而绕,花苞绵绵而绽。

低眉含笑间,

终究是,倾心一赴初见的悸动,在茫茫文海中寻一处真挚。

今世与君缘,引作宾客与主尽欢颜。

当真印了高山流水知音现!

长诗为歌,短句为瑟,洛水流潺潺,茂林修竹水边伴。

君洒脱而行,亦温柔了命运的眉弯,

不知轻舟过境时,我的呼唤可否换君道一声好评为念?


从此,晨鼓暮钟,天河为证,

愿君肯以红笺为筹,容我揽尽文海要务。

我就在散文诗赋里痴痴地等,

等君回首凝眸,予我以文案重任;

我就在书评文案中脉脉地候,

候君之目光穿越沧海与桑田,赋予我笔尖文魂的价值所在。

因为我知道,

与君相遇是今生最美的篇章,

纵然相隔天涯,

共语几言,便是相见如故;

凡君一至,我自相陪。


水墨说,我是君今生最美的童话,我的温柔丰盈了君的传奇;

丹青说,愿君多念笔下事,自此文墨话一生。

我,始终相信,君与我遇见是乃是上天恩赐。

也许,今生我一柄朱笔,是为君备下的。


想象着,在开满桃李的小径上,

与君相识相交,惟愿君莫失莫忘;

想象着,在玉树琼花的冬天里,

与君围炉夜话,只求君交口称赞。

任信任长成藤蔓,

我定护它花开不败。

或许,没有多少人知道,

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有多少诚意,属于浅相遇,深相知;

亦或许,更没有人知道,

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有多少认真,属于默然相伴,寂静欢喜。

或于茫茫的人海中,

亦于无际涯的时光里,

一个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恰巧奔赴到彼此今世的人生中来,

这,何尝不是今生,我与君的一种特殊的的缘分呢?

文:玄恒

原创!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