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小说|一代狗王的没落(图1)

       风,残忍地刮着;雨,无情地下着。孤寂的街道上,我从垃圾桶里扒拉出一个小西红柿,虽然它已经烂了,但是依然可以饱腹。我把不能吃的地方用爪子拔开,今天的晚饭总算是有了着落。 

       作为一只痴情狗,看着黑乎乎的天空,比饿肚子更让我煎熬的是老伴一个月前失踪了。我想,它不是死了,而是被抓走了。为此那时候,我跟老高还专门跑了趟派出所,看看能不能把我老伴找回来。
       起初,值班的人很热情地接待了老高,可当他们把事听了一遍后却一个个变了脸色,面无表情地继续敲打着键盘。其中门前一个很精神的小伙还专门赏了我一脚说“就一只土狗,又不值钱”劝老高别为一只土狗闹心。
       老高听后低下了头,摸了摸我的脑袋,叹了口气,走出了门。多年的陪伴让我知道的反应表明老高肯定是难过了,我虽然土,但护主就是我的使命,我不能让老高难过,我想咬他们,但,但我,还只是无能对他们吼叫了几声。
       还别说,这狗的吼声还真大,丢了还真的可惜!
       其实去之前老高也知道,丢了的狗十有八九是给小李偷走了,根本不可能再找回来,最多能在小李狗肉铺子里找到一些残破的狗皮。
       小李至今依然是我们全村儿狗子的公敌,他是贩狗的。虽然恨他但我跟老伴儿认识也是多亏了他。
现实小说|一代狗王的没落(图2)
       那天,我跟在酒足饭饱的老高后面,路上瞧见她(那时候还不是我老伴)正被狗贩子小李拿铁丝勒着脖子,往摩托车上拖。老高一下子酒醒了,对着小李大吼一声,他奶奶的,给我滚蛋!干什么不好,天天偷鸡摸狗!吼着朝小李走去。
       我撒腿就跑了过去,准备对着小李的屁股咬上一口,还没咬就瞅见车上黑布下的笼子里有很多我不认识的同伴,它们在里面昏迷着,我想大声叫醒它们,怎奈小李反应快,铁丝套子也弃之不管了,踢了我一脚后上车就跑……这时候我才见到了躺在地上的那个她。 
       现在,看着月光下雨水中的自己,低垂的双耳,卷翘的尾巴,短密的皮毛。一切我年少时引以为傲的外表与体格,现在看起来竟有了些荒唐与可笑。
       我就是一只狗,一只很快又要陪你,和你同甘共苦的狗。好安静啊!老高,也不知道你咋样了,突然好想吃你做的面条。
       你确实也该走了,我都19岁了。估计连我的太爷爷都也没有想到,是我最后陪你走完了路。
       没了你的这些日子,我就在路边的垃圾桶里找吃的。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垃圾桶里的剩饭剩汤也发生了变化,已经不再单单是泡在菜汤里的白面馒头疙瘩、中午吃不完的汤面条、混合着菜汤的玉米面糊涂,而是有很多凉透了的荤腥残渣。虽然有点脏,但这对我这只老狗来说已经很好了,完全可以活下去。
       你也别担心我会被欺负,你别忘了啊,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狗给我争来抢去,我原来的那些兄弟也早就联系不上了。那时,咱们村里的人一改之前对小李爱答不理的态度,争着把我的伙计们卖了,换了小李倒卖的串串狗(本土狗与外来狗的杂交后代的统称)。
       因为你的保护,让我和我老伴成了全村仅存的两条土狗。那段时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和我老伴没有被你卖掉,那时你儿子小高每次在城里回来,都会遗憾地看着我,对他老婆说:“狗老了,肉不好吃,不值钱了,老爷子不让卖,何必惹他生气呢!等老爷子走了,再卖也不迟啊!”
现实小说|一代狗王的没落(图3)

       哎,现在乡镇里的年轻人都开始养在网上买洋狗,它们确实是娇小可爱比较的温顺,蠢萌惹人喜爱,但我觉得中国乡村还不是它们的家,看的出来他们吃不惯我们这里的东西,我想不通为什么有一些人自己舍不得吃肉,也要给他们买玩具,甚至还给它们穿人的衣服。 在村里,他们被抱在怀里稀罕的不行。
       记得那时,每次这些小洋狗想争夺我的地盘,都会被我咬的逃窜,我就是要明确的告诉它们,我才是这片黄土的主人,我的祖辈在这里已经在这里进化了千年,这股气势不能丢。它们不堪一击、肉少、难吃,但是矫情、以至于狗贩子小李都懒得偷,偷了净给自己添麻烦,毕竟洋狗都是村里年轻人花大价钱买的!尽孝用呢!
       老伴没了,现在你也走了,我彻底没了家,我还真的成了村里的狗王。也对,狗王在村里一直以来就是孤独,高处不胜寒,不过没有关系,没人管我,我自己也能挺下去。
       在我流浪的几天,我听说,小李因为下药药死了一只名犬,被狗主人发现举报,狗肉铺已经没了!
       几天后,小高突然找到了我,默默的看了我一会,什么也没说,只丢下了一袋骨头和一个黑皮袋。我咬开了黑皮袋,心里咯噔一下,愣了一下,我把她拉到了老高的坟墓旁边,抛了一个坑,埋了进去。
       看着爪下这片厚重的黄土,我又给自己抛了一个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用上。 
   文:玄恒

原创!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