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日光透过云层,伴随着动听的鸟语,径直射入家窗。屋檐下的五敛子树苍劲挺拔,繁密的枝叶藉着风起而飘逸有致。昨日接受夏雨惊雷洗礼后的世界,在今日便以高歌的形式再次呈现。

    橙子从睡梦中静静苏醒,徐徐打开明亮迷人的双眸,侧首眺向窗外。远处的柏油马路起伏延伸到天际,绽颜的夏花正如笔者口中所谓的“生之灿烂”,在炙热的大地上竭力舞动。耳闻来自教堂唱诗班的曲子,橙子惬意地舒展一下身体,温柔地对梳妆镜里的自己致以微笑。

因为她深切知晓,无论时光如何攒动,对这个夏天的期许与奢望已然如约而至。

在你我的记忆深处,纵然夏武装着酷热,但其却在樱花开放的日子后开启了戏水无阻、畅快淋漓、撼动心尘的生活。邂逅了白雪,料峭了春寒,我们在盛夏中踱步,只为蝉鸣的终止,绿蛙的狂欢,所有美好的精彩演绎。儿提时代,结三俩伴,疾驰水塘,与生命之源来个亲密接触,迸溅的水花犹如新生的精灵,腾跃升空。此景此感,也只能夏承载罢了。

“好时节,愿得年年”,嬷嬷的话音刚落,橙子便捧着半瓤青瓜信步于前,懦懦送入嬷嬷口中。含着香甜,彼此会心地笑了…夏天,热烈中透露着简单纯粹,正应诗圣《为农》所述,圆荷浮小叶,细麦落轻花。水花缱绻,碧木谡谡,依偎盛夏,倾然绽颜。

充斥着紧张急促旋律的夏天,在黛色的长墙上大显身手,满藤的爬山虎竞相追赶夏的火头,疯狂生长蔓延,那翠绿的色彩,鲜艳得可爱,不禁让人眼前活跃,驻足流连。楚楚的橙子,匆匆走过荷塘,轻轻剥下一两莲蓬,头顶荷叶,哼着小调奔家而去。朴实的人儿,在夏的世界里,温柔了岁月,令人动容。

不知不觉,落幕之际,夕阳缓至,此时端坐窗前细品落日的霞光便是最惬意的享受。橙子携着老嬷嬷静坐阴凉之下,奏悠悠小令,品淡淡香茗,那般和谐,正如古人所言,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夜渐渐深去,仰首望天,繁星点点,和着声声虫鸣与田野清香,让人沉醉,让人激荡!氤氲着芬芳,橙子与嬷嬷倏地透出爽朗的笑声,那份愉悦,丝毫不逊色于金榜题名,洞房花烛所带来的快感。

自古至今,文人墨客对夏有着诸多的情愫与赞词,或许慷慨,或许平淡。的确,夏的伟大,不言而喻。我们从夏走来,也必将放开红荷白日的手,让它在下一个年度里绽放光彩。

“橙子,相个好梦呦!”……

 文:玄恒

原创!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