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的低喃总是让行色匆匆的尘世变得格外敏感,俗人绷紧了的神经骤然放松,嗅到夜幕中暗含的性感与冷漠。
       夜晚,偌大城市里的依旧是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奢靡开始起舞,掩藏在其中的不语,仿佛是世人极力掩饰自己内心虚妄之欲的面具。其实为了什么,自己也无从知晓,可能是天性吧!
       每当夜幕来临,华灯初上,各色各样的人不约而同地去往彻夜不眠的酒吧、KTV,这也许是最有默契的事情。紧绷一天的情绪终于找到了破茧的最佳节点,在狂欢里完成自渡,就好像只有在朦胧中活着才是甜的。可如此这般的夜晚,也许仅是一个伪装罢了。
       作为俗人的我,不在乎夜晚是否性感,而迷醉于她内里的一丝丝冷漠,这冷漠是对别人,也是对自己。一直以来,唯有夜晚还保留着狂野、冷漠、不受约束、货真价实的模样。人世沉浮,世事变迁,在积压着一切悲苦喜乐的白天,是无法真实地展现。
       于我而言,最狂野的还是那无法形容的激情雨夜,雨水的演奏滴滴答答,深入灵魂的乐声让万物在狂欢中沉睡。小时候我总是随心所欲地仰卧在榻,漫无目地数着那颗颗落下的雨滴,不知不觉中,闭上眼睛,腋下生翼,耳畔生风,枕头里就装满了幸福、飘荡的梦。
       如今的我虽已长大成人,却还是忍不住在夜里想生活、恋人、父母、曾经、未来。
       这时的夜幕会让我感到一丝孤独、一丝冷漠。我不再是躺在床上望向窗外,而是在深夜走出家门,开始一场与夜晚为伴的静跑。慢跑中忘却自己白天的委曲求全,忘却自己白天的拼命工作,在夜晚的陪伴下不动声色的奔跑,跑过白天人潮拥挤的天桥,跑着重复的路,擦肩着不一样的匆匆身影。
       虽然夜晚有它自己的立场,但是我还要证明在这个世界上,我是完完整整的活着。即便我明天还要重复工作,即使我的梦想被现实磨洗的一干二净,哪怕我没了激越的心情,哪怕前方有平庸等待。我依然会给这个世界一个发自内心深处的微笑,我喜欢看到夜晚中依旧微笑的人。哪怕,那个人是自己。
       蓝牙耳机里华尔兹乐曲亦让我陶醉。我并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但我依然有自己的一片伊甸园,哪怕不曾开花结果。
       我是一个苦人,可我钟情于夜的冷漠,不是因为我内心有多冷漠,更不是因为我内心里有多少苦楚,而是因为我自知,这世间万般皆苦,夜里的静跑是我的自渡。
文/玄恒 
原创!请勿转载